好烦呀小说网 » 修真小说 » 一品道门 » 正文
| 繁体版

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斛斯政之死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『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
    来护儿撤兵了!

    张百仁看着手中书信,眼中露出了一抹感慨。

    人心涣散!

    眼下大隋最好的辩证便是人心涣散。

    “大人,斛斯政已经被押解回来了!”左丘无忌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张百仁眼中闪过一抹冷光:“带我去瞧瞧他,这奸贼,本都督恨其入骨,怎敢昧心叫我大隋几十万将士埋骨高丽??”

    张百仁缓步随着左丘无忌来到了天牢。

    披头散发,一身囚衣的斛斯政正静静端坐在牢狱中,手中拿着一本书细细研读。

    脚步声传来,斛斯政也不抬头。

    “斛斯政,你还识得我否?”张百仁站在栏杆外,一双眼睛看着牢狱内的斛斯政。

    “都督!”

    斛斯政闻言抬起头看了张百仁一眼,目光淡定从容:“都督也是来看我笑话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,本都督不是看你笑话,而是来杀你的!”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斛斯政:“斛斯政,你可知罪?”

    “知罪?呵~”斛斯政眼中满是嘲讽,居然笑了:“都督也是明白人,居然来问我知不知罪!”

    斛斯政眼中露出一抹嘲讽:“咱们都是为天子办事,靠着天子混饭吃,你居然来问我知不知罪;你不如去问天子,知不知罪来的爽快??”

    张百仁默然,周边的众侍卫纷纷垂下脑袋,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一半。

    “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”张百仁近乎梦呓一般看着斛斯政。

    “良心痛总比掉脑袋好”斛斯政一声嗤笑:“至少曾经锦衣玉食,死而无憾矣??”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说,那六十万大军终究需要一个交代!”张百仁眼中杀机流转:“你说我该怎么杀你!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叫我死的太痛快!”斛斯政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:“我知道你的秘密,你在我身上做了手脚,借助我暗算乙支文德,甚至于今日的局面,你亦早有所预料??”

    “割掉他的舌头!”张百仁面色冰冷。

    魔种的事情,瞒不过宿主!张百仁也没打算瞒住。

    左丘无忌领命走入牢门,斛斯政根本就毫无反抗,只是冷冷的看着张百仁,然后脑袋猛然用力,半截舌头喷了左丘无忌一脸。

    “砰!”斛斯政被一脚踹飞,撞在了墙壁上,气息奄奄,但脸上却带着嘲弄的笑容,似乎早就看穿了一切。

    “去召集满朝文武,本都督要给众位大臣一顿大餐!给死去的将士一个交代!给他喂下丹药,莫要叫其死了!”张百仁面色阴沉的走出天牢,向着临朔宫走去。

    “陛下,来护儿退兵了!”张百仁走入临朔宫,杨广的兴致不错,坐在寝宫中喝着酒水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朕亲自下的法令!”杨广对着张百仁摆摆手,示意张百仁坐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下官不解”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杨广。

    杨广笑了:“因为朕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,没时间在高丽身上浪费功夫??”

    张百仁看着杨广,看了一会才道:“陛下心中有数就好??”

    杨广点点头:“爱卿,大隋如今虽然糜烂不堪,但却不被朕放在心中,因为大隋又有了新的转机??”

    “新的转机?”张百仁一愣,眼中满是不解。

    杨广给张百仁倒了一杯酒水:“爱卿无须知道,待到大功告成,在和爱卿细说也不迟??”

    张百仁端起酒水,然后一饮而??:“陛下打算如何处置斛斯政?”

    “烹之!”杨广眼中露出了一抹狠辣。

    群臣汇聚

    大殿中被人搬来了两尊鼎炉,倒入了清水之后,架起了柴火。

    “宣斛斯政!”张百仁对内侍道。

    内侍闻言令下,有侍卫拖拽着斛斯政走出来,此时斛斯政周身血渍斑斑披头散发,好不凄惨。

    “来人,将斛斯政洗刷干净!”杨广吩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大殿中的群臣一个哆嗦,俱都是正襟危坐,眼中满是悚然,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一般。

    “撕拉~”

    斛斯政被人三两下扯烂了衣服,露出了白嫩的身躯。

    一桶冷水泼上去,斛斯政口中呜咽,却说不出任何话语。

    “洗涮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侍卫拿着刷子,开始不断洗刷。

    瞧着那温度不断上升的沸水,斛斯政终于慌了神,不断呜咽着求饶,想要说些什么,但终究是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本都督素闻温水煮青蛙,不知温水煮活人是什么样子”张百仁露出了一抹冷酷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水花道道溅起,斛斯政不断在温水中挣扎,想着钻出来,却被侍卫一拳打了回去。

    火焰逐渐浓烈,水流亦逐渐沸腾。

    唔~

    唔~

    唔~

    斛斯政不断哀嚎、咆哮、挣扎,一双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殿上群臣,死死的盯着杨广,眼睛里满是哀求。

    水渐热,各种调料被侍卫扔入鼎炉中,伴随着一阵阵肉香传开,斛斯政逐渐失去了动力,栽倒在鼎炉中,眼中满是无尽的冤屈。

    水液沸腾,渐渐整个人变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肉香弥漫,众位大臣面色铁青,有的人甚至于忍不住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确实是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杨广面不改色的站起身,来到了鼎炉前,看着那沸腾翻滚的身子,转身走上座位:“捞出来!”

    斛斯政?:娜馍肀焕坛隼?,杨广拿起长刀猛然一剁,一只脚掌便被剁下来,扔在了一边的托盘内。

    “宇文成都!”

    杨广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下官在!”宇文成都站出来。

    “吃!”杨广目光冷冽。

    “下官……臣……不饿!”宇文成都面色发白,磕磕巴巴道。

    “吃!”

    没有多说,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下官……呕……下官……呕……”宇文成都说着话,闻到那肉腥味,已经干呕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吃了!”

    杨广眼中冷光流转。

    宇文成都无奈,哆嗦着手掌,一把接过托盘,瞧着那?:难?,面对杨广逼视的目光,猛然一咬牙,狠狠的咬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宇文述!”杨广再开口。

    “老臣在!老臣在!呕……”宇文述差点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吃!”

    杨广又剁下来一块肉。

    “陛下!老臣……呕……”宇文述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吃!”杨广话语冰冷。

    宇文述无奈,只能端起肉,哆哆嗦嗦迟迟不敢下口。

    “宇文化及……”

    “裴矩!”

    “裴蕴!”

    “裴仁基!”

    “……??”

    满朝文武,除了张百仁之外,众位大臣一人抱着盘子,愁眉苦脸的站在那里,口中不断干呕。

    斛斯政的骨架光洁溜溜,连一点肉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吃”杨广面色冷酷道。

    张百仁冷眼旁观,心中对杨广的帝王术,略作揣摩。

    君叫臣死,臣不得不死!

    满朝文武一边干呕,一边吃着斛斯政的血肉。

    吃了一会之后,有的人反而停止了呕吐,吃的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其实人肉真的挺好吃的,至少比鸡、鸭、鱼、??、羊肉好吃得多,而且人肉滋补,吃人补人,乃是大补神药,活着的人参。

    众位若有不治之症,不妨多吃些人肉,吃人补人,或许能治好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群臣散去

    一边走着一边吐,临朔宫中晦气冲天。

    张百仁大袖一挥,滔天洪水爆发,不断冲洗着临朔宫中的污秽。

    “陛下此举,怕是会吓坏朝中的大臣!”张百仁道。

    “朕越残暴,这些人就越怕朕,门阀世家到处作乱,朕若不狠戾一些,如何慑服群臣!”杨广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:“朕需要你的帮助!”

    “唉!”张百仁叹了一口气:“大隋大势已去,臣纵使是有三头六臂,能压服天下群雄,却也不能强逼百姓臣服??!盗匪易斩,民心难收啊??”

    “莫慌!朕自有办法扭转乾坤,爱卿只需关键时刻助我一臂之力便是了!”杨广目光沉着道。

    张百仁苦笑着点点头:“陛下放心,下官定会为陛下征战到最后??”

    “其实有些事情,朕早就悟了,比你悟的透彻!”杨广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:“铁打的世家,流水的王朝,但朕不服!朕不服??!”

    听着杨广的话,张百仁摇了摇头,转身走出了永安宫。

    “陛下到底在下什么棋!”张百仁与来护儿坐在楼阁上,借着月色焚煮酒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覆灭高丽这么好的时机,居然就这般错过了!若能覆灭高丽,大隋还能延续十年国运!”张百仁端起酒水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本将军看不到希望在哪里!看不到大隋的希望??!盗匪易扫,但民心难逆!不得民心,如何聚天子龙气,不聚天子龙气,如何镇压天下!”来护儿看着张百仁,一双眼睛老泪纵横:“都督!老夫愧对你的叮嘱,没有覆灭高丽,老夫是罪人??!是我汉家的罪人??”

    “命数如此,又能奈何!”张百仁低垂着眼眉:“崔君是河东崔氏的人吧!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来护儿来道。

    “稍后持我手令,去请裴仁基过府一述!裴家愈来愈不知道规矩了!”张百仁目光阴冷。

    左丘无忌闻言领命而去,留下张百仁与来护儿坐在案几前长声叹气,眼中满是各种无奈。

    “这崔君该死!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ps:今天第四更。

    :。:

    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    


    


    P们,我是第九天命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