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烦呀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权御八荒 » 正文
| 繁体版

一百四十七章(1) 南屏城到手

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以便能够轻松访问!
    慕容恪缓缓起身向金阳殿正中走去。到了金阳殿正中,他左臂后撤,右臂上举,腰臀微微翘起,从远处看他更像是一直孔雀站立着金阳殿正中。特别是他举起的右臂手指,手指手腕柔弱无骨且白皙酥嫩。如果遮其脸,只观起手,倒不由得让人浮想他本该是女儿之身。

    这是起舞的姿势?难道他要跳舞?巴德国王和牧有业相望一眼,捉摸不透慕容恪意欲何为。

    少顷,慕容恪果然曼妙起舞。宛若清风飘雪,悦如飞燕游龙

    巴德国王不由得看得呆了。美人舞如莲花旋,世人有眼应未见。慕容恪身为男儿身,却长臂善舞,这一点令他大感意外。

    牧有业也深感意外,他不明白慕容恪为何会翩翩起舞。从舞姿来看,明显是在歌颂某一位女性强者。会是谁呢?

    一支舞罢,慕容恪微微有些喘,他缓缓走回他的座位坐下,呷了一口茶,笑吟吟地看着巴德国王和牧有业。

    巴德国王禁不住鼓起掌来。“跳得好,跳得妙。我宫里的那些歌姬都没有王子殿下跳的这般优雅从容。”

    “微末小伎,让陛下见笑了。”慕容恪说道。

    牧有业沉思默想。他相信慕容恪这支舞里必定含义深刻,是什么意思呢?他搜罗记忆见闻,他觉得这支舞他应该是在哪里见过,可又死活想不起来。深思之间,他灵光乍现突然响起了这支舞的来由。他接话说:“这是飘雪龙骑舞?”

    慕容恪略感惊讶,片刻后他竖起拇指赞赏说道:“牧首辅好见识!“

    巴德国王则是一脸茫然。“飘……什么龙骑舞,是什么舞?“

    牧有业解释说道:“这是歌颂一位女性的舞蹈。祖龙帝国国王蓝龙被困鸣玉溪的时候,有个叫飘雪的女孩子率领数千龙骑禁军大破叛军勤王有功。于是蓝龙命令舞者编了一支舞蹈来赞美她,这只舞蹈的名字就叫飘雪龙骑舞蹈。这个女子原来姓千,后赐姓蓝。她叫蓝飘雪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蓝龙那个干女儿?”巴德国王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“牧有业说道,“她受命指挥祖龙帝国三大精锐之一的黑甲军,也就是龙骑禁军。“

    巴德国王转脸问慕容恪:“殿下为何突然跳这支歌颂蓝飘雪的舞蹈?“

    牧有业有着同样的疑问。

    慕容恪说道:“因为易枫挑起这场战争的走势以及结局,将会被蓝飘雪所左右。“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被蓝飘雪所左右?”牧有业问。

    “因为蓝飘雪是蓝龙的干女儿。”慕容想了想,补充说道,“或者说易枫惹了不该惹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惹了不该惹的势力。谁不该惹,不该惹谁?“巴德国王带着疑问看向牧有业。牧有业摇头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祖龙帝国不该惹。“慕容恪说道。

    “祖龙帝国?“巴德国王不解,“易枫什么时候惹到了祖龙帝国?”

    慕容恪沉稳说道:“易枫惹了牧清,就是惹了祖龙帝国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不明其中之意。”

    牧有业老而成精。他通过慕容恪东一句西一句的故作神秘中看出了端倪。“王子殿下是说,蓝飘雪在背后支持牧清?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“慕容恪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本王觉得不是。“巴德国王说,“蓝龙从不做亏本买卖。北方三股大势力,牧清根本连势力都谈不上,区区十万人,坐拥弹丸之地能有什么前途?除非蓝龙得了失心疯,否则我绝不相信他会支持牧清。“

    “牧清很弱小吗?“慕容恪自问自答,”我觉得他一点儿都不弱小。反而非常强大。如果我要投资,我就会投资到他的身上。一线崖的战斗、东方白的战斗、海老山的战斗,无论那一场战斗都可以看做聪明与智慧果敢的典范战斗。他带领一群土匪和一群奴隶,先擒张秀,再败张顺;杀史仁、收陆谦、斩盖斯,这样的胜利试问又有几人能复制?“

    牧有业咬牙切齿。“王子殿下对他评价很高呢。“

    “他值得这个评价。“慕容恪淡淡说道,”如果有机会,我真想亲自见一见您的这位孙子。“

    牧有业突然失去了矜持和老练,语言变得非常粗糙且无品。“这个世界上,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!“

    巴德国王不想听牧有业这种狠话。他说:“一提到牧清你就抽风。你可是本王的首辅诶,不是市井的那些泼皮老头子。“

    “陛下教训的是。“牧有业道歉说,”臣知错了。“

    巴德国王转脸看向慕容恪。“虽然牧清杀了这个、擒了那个,但我依然不相信蓝龙会选择支持牧清。在我眼里,牧清手里的青山谷、函谷关以及青竹镇等地方都是死地,兵再多也守不住。上一次火烧青山谷已经证明过了。“

    “所以我才说,蓝飘雪将左右这场战争的走势。“

    “为什么蓝飘雪会决定这场战争的走势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她是蓝龙的干女儿。”慕容恪很严肃地又说,“泰达帝国偷偷支持易枫,我父皇支持你们巴德王国,只有他们祖龙帝国迟迟没有选择,或者说在蓝飘雪没有见到牧清之前没得选择。根据我的情报显示,蓝飘雪最后一次现身是在海老山!她为什么会在海老山出现?是不是她和牧清达成了某种攻守同盟,也许签了某种协议也有可能。还有一点很值得玩味,蓝飘雪这次原定是要去酆都城的,但是她并没有前往酆都城,她从海老山离去之后直接返回了祖龙帝国,从这个角度看,我相信她回国去做一些很值得推敲的事情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子殿下的意思是蓝飘雪回国去说服蓝龙投资牧清?“牧有业问。

    ”很有可能。“

    “她能成功吗?”巴德国王问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“慕容恪表情渐趋凝重,“因为不知道她是否能够成功,所以我才说这场战争的胜负走势都在蓝飘雪身上。我的哨探一直在跟踪监视蓝飘雪的八千黑甲军,但是这半月来,八千黑甲军去向不明仿佛人间蒸发,这一点让我十分诧异,我甚至怀疑八千黑甲军已经和牧清回合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牧有业愁眉不展,“问题可就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非常严重!”慕容恪说道,“黑甲军英勇无匹,就连我都十分忌惮。如果这只部队加入牧清阵营,那么牧清如虎添翼。还有一点,据情报显示祖龙帝国北境开始进行密集的军事调动,特别是粮秣物资正在向各大港口码头调动集结。据我猜测,只要蓝龙同意蓝飘雪的请求,那么这些战备物资就会源源不断地涌向牧清。“

    巴德国王说道:“如果是这样,你们三大帝国岂不是又要打起罗圈架?“

    慕容恪说道:“三王协议本就如此。“

    牧有业说道:“如果祖龙帝国真的介入北方争霸,那么南屏郡……”他沉吟了一声,转而向巴德国王说道,“就必须割让给奥克帝国了。“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“巴德国王很肉疼。

    慕容恪回答说:“因为南屏城扼守南北,它的战略地位比根骨六陉中的其他五个关口都要重要!“

    牧有业帮腔说道:“我们守不住南屏城。“

    牧有业突然调转风口替奥克帝国说话,这一点让慕容恪稍感诧异。但转瞬之间慕容恪就明白了其中深意。牧有业老奸巨猾,一定是想借机把驻守在南屏城的文墨赶走。

    慕容恪识破不说破,只是意味深长的看了牧有业一眼,补充说道:“不论是面对祖龙帝国还是面对泰达帝国,我们都可以战而胜之!南屏诸郡交给我管辖,一定安全可靠。“

    “可是本王的税收……“巴德国王还是很肉疼。

    慕容恪说:“我们可以将南屏诸郡一半儿税收分配给陛下。有效期是……十年!”

    牧有业再次帮腔说道:“有了这十年税收,我们就可以打败牧清、抓了易枫同时挫败司马家族,然后北方就是陛下一王之天下。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巴德国王还在犹豫。面有踌躇之色。

    慕容恪又说:“我们奥克帝国国境本就不与你们接壤,所有战备物资都要通过海路抵达,如果你们讲南屏诸郡割让给我们,我们就可以快速国境连线,这样一来即便是祖龙帝国介入进来,我父皇也无惧他们。我们有信心帮助你们先败祖龙帝国,再败泰达帝国。至于易枫、牧清之流,不过坟茔头上一只草,任它随风摇。”

    过了良久,巴德国王终于下定了决心。“好!我给你南屏诸郡。”他转头对牧文远说道,“文墨也不要在南屏城待着啦,给他一万水军让他协助魏明发兵风陵渡,去剿灭牧清。”

    牧有业听之则喜。文墨终于被踢下了神坛。只要文墨滚出南屏郡,那么巴德国王就真的落入了他的掌控之中。“是。臣这就去草拟命令。”

    慕容恪嘴角露出一弯得意地弧线微笑。南屏城,终于到手了!

    ……
进来,我父皇也无惧他们。我们有信心帮助你们先败祖龙帝国,再败泰达帝国。至于易枫、牧清之流,不过坟茔头上一只草,任它随风摇??”

    过了良久,巴德国王终于下定了决心??“好!我给你南屏诸郡??”他转头对牧文远说道,“文墨也不要在南屏城待着啦,给他一万水军让他协助魏明发兵风陵渡,去剿灭牧清??”

    牧有业听之则喜。文墨终于被踢下了神坛。只要文墨滚出南屏郡,那么巴德国王就真的落入了他的掌控之中??“是。臣这就去草拟命令??”

    慕容恪嘴角露出一弯得意地弧线微笑。南屏城,终于到手了!

    ……